生辉独家专访国内细胞培养肉初创 CellX:要打造现代畜牧业和养殖业的终极解决方案,已有产品原型

 
 
越来越多的 “新蛋白” 创业公司露出头角,其中,以美国、新加、以色列和中国最为活跃。
 
“和海外公司相比,虽然我们起步较晚,但中国非常有必要加入这个赛道,中国人的饭碗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国内细胞培养肉公司 CellX 的联合创始人杨梓梁对生辉说。
 
CellX 成立于 2020 年,是一家细胞农业初创公司,该公司通过开发细胞培养工艺,运用组织工程技术,跳过作为载体的动物,为消费者提供来源可持续的动物蛋白。据介绍,目前公司团队已超过 20 人,团队仍在持续扩大中。
 
杨梓梁早期曾在波士顿咨询公司(BCG)担任管理咨询顾问,后来放弃沃顿商学院 MBA 后创立 CellX。他是一位 “影响力创业者”,即尝试通过商业创新促进社会变革,从而产生有价值的社会影响力。四年前,杨梓梁开始了解到现代畜牧业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比如碳排放、对于土地和淡水资源的浪费、抗生素的滥用、能量转化效率低下等,为后来创立 CellX 埋下种子。
 
CellX 共有四位创始人,其中联合创始人向宁博士毕业于普渡大学,博士后期间在世界一流组织工程实验室进行培养肉研究工作,也曾在世界 500 强食品企业和美国新蛋白公司参与过替代蛋白产品研发。联合创始人黄彬璐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具有丰富的细胞生物学研究背景,在加入 CellX 之前曾在细胞疗法公司负责前端开发。联合创始人刘然则毕业于斯坦福 MBA,是科技领域的连续创业者。
 
根据 Our World in Data 网站的数据,畜牧业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 17%。另有数据显示,预计到 2050 年,全球肉类消费量预计将比近年来增长 76%。而畜牧业也是水资源的一个重要消耗者,其占据全球人类水消耗的 8%,主要用于饲料作物灌溉,联合国粮农组织(UNFAO)表示,畜牧业也可能是水污染的最大行业来源。土壤方面,畜牧业使用了全球大部分的土地。
 
诸如此类的问题比比皆是,于是杨梓梁决定做出一些改变。起初,他只是自己选择不吃肉,但后来发现,个人的饮食行为的影响力不大。而他自己本身也喜欢吃肉,认为这是传统饮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于是,他开始寻找如何能不牺牲动物肉的口感,但是又能规避传统畜牧业种种问题的解决方案。CellX 由此成立。
 
图 | CellX 产品原型展示图(来源:CellX) 
 
2 类产品、3 款原型、4 步生产
 
CellX 目前专注于研究两类产品,一类是高附加值类产品,另一类是市场更大的猪肉产品。
 
据杨梓梁透露,现阶段,CellX 已经拥有了多款产品雏形,主要分为三款,第一款是混合型产品,第二款是有结构的成块肉产品,第三款是 3D 生物打印的定制化产品。
 
图 | CellX 成块肉产品原型展示图(来源:CellX)
 
细胞培养肉的生产步骤大致分为四步:
 
  • 第一步,从动物体中提取成体干细胞,这种干细胞包括很多种类,例如,肌肉干细胞、脂肪前体细胞等;

  • 第二步,将提取的干细胞在生物反应器中大规模培养,并进行定向分化;

  • 第三步,将产品进一步组织化、结构化,该步骤一般通过生物支架或者 3D 生物打印使产品拥有基本结构;

  • 最后一步则是产品的开发。

 
图 | 培养肉培养类比蔬菜种植介绍(来源:The Good Food Institute)
 
其中对于支架的选择,CellX 正在研发可食用的非动物源材料,并尝试将支架和生物反应器相结合。
 
图 | CellX 丝状支架原型展示图(来源:CellX)
 
杨梓梁表示:“无论是细胞系的开发,还是组织工程,包括生物支架和 3D 生物打印技术的研发,都是我们公司最核心的技术。”
 
在细胞的选择上,CellX 团队现在致力于研究细胞的干性维持,他们希望通过各种方式使细胞能够保持它的增殖分化能力。
 
面对目前大多数公司研发过程中培养基占大部分成本的现状,CellX 认为存在可行的技术路径作为解决方案。
 
目前培养基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包括基础培养基、血清和生长因子。杨梓梁认为,血清占据了培养基的大部分成本,因此团队正在开发无血清培养基。而对于极其昂贵的生长因子,CellX 正在与外部合作生产所需的生长因子,规模的上升会带来成本大幅度的下降。
 
图 | CellX 实验室研发实景图(来源:CellX)
 
“新蛋白” 在近年来甚为火爆,可是其面临着的困难与争议也不在少数。成本便是其中最大的挑战之一。
 
据杨梓梁表示,CellX 自去年 7 月份成立以来,短短一年内成本已经降低了 5 倍,并预计年底要再降低 2-3 倍。他补充道:“我们的目标是 2025 年生产的成本可以和现在的动物肉价格持平。”
 
在目前新蛋白价格普遍高于动物肉价格的背景下,产品定位是培养肉公司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CellX 短期内倾向于生产高附加值的肉类产品。杨梓梁称,培养肉可以做到更为安全、无菌,没有抗生素、激素、病原体等有害物质,同时还可以对肌肉和脂肪的配比进行调控,以及合理添加营养元素。所以培养肉本身已经是比现有动物肉更好的产品,在最早期进入市场时可以有更高的市场定价。但长期来看,CellX 目标能够在未来 5-10 年后大规模生产可以面向大众的平价产品。
 
此前,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肖永红教授等专家调查推算,中国每年生产抗生素原料大约 21 万吨,其中有 9.7 万吨抗生素用于畜牧养殖业,占年总产量的 46.1%。
 
CellX 的目标是完全放弃对抗生素的使用。虽然传统畜牧业占用了大量抗生素资源,可是还是无法避免瘟疫的时常发生,而滥用抗生素还会导致耐药性问题。基于以上的问题,CellX 希望可以在一个无菌的环境中培养产品而不使用抗生素。据了解,CellX 目前研发过程中已经基本不使用抗生素。
 
另一个新蛋白行业备受关注的问题便是口感,CellX 表示,这也是他们正在研究的方向之一。该公司试图通过一些方法使产品更具有真实肉类口感,例如,诱导细胞定向生长和分化,使最终产品获得与肉类相似的纤维状口感。杨梓梁相信,模拟真实肉类口感,这并不是一个问题。
 
终极解决方案
 
相比于 “人造肉” 概念,杨梓梁认为培养肉更偏向于新蛋白行业,而植物肉与培养肉的出现都是为了解决现代畜牧业和现在动物肉的问题。
 
“我们的目标是在 20 年后,大家吃的每一块肉,都不再是通过低效、破坏环境、伤害动物的方式生产的,而是通过更加高效、资源可持续的、对动物和自然都更和谐友好的方式生产的。这是新蛋白行业大家共同的目标。” 杨梓梁说。
 
“培养肉和植物肉本质上还是存在差异的,” 杨梓梁说,“植物蛋白本身没有动物肉的味道,需要通过调味和烹饪才能走向餐桌,而培养肉是动物的细胞,本身就有动物肉原始的味道。”
 
杨梓梁认为:“植物肉可能终究还是一个中间的解决方案。而我们,想解决终极问题,开发一套终极方案。”
 
据悉,CellX 已于 2021 年上半年完成了天使轮融资。近一年中,CellX 先后完成了数千万人民币的种子轮与天使轮融资。该轮融资由真格基金领投,投资方包括全球领先的新蛋白投资基金与国内知名投资机构险峰长青、云九资本、Lever VC 等。这笔资金将用来继续推动 CellX 的产品研发。
 
-End-